张艺谋自嘲是个劳碌命 三句话不离年轻电影人

  • 时间:
  • 浏览:1

  11日,平遥国际电影展迎来的首场大师班,是张艺谋和他要讲述的“为了电影的每一秒”。在开讲以前 ,他先在媒体新闻中心畅聊了半个多小时。从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联欢活动的排演感受,到绘声绘色描述最新电影的创作工作,还一路回忆起被委托人在山西拍电影的旧时光感触,顺口还不忘自嘲一下“我好多好多 我个劳碌命”。作为中国电影大师级的人物,他的到来让平遥电影宫里排起了长龙。近千名影迷早早排队,队伍一路蜿蜒,只为一睹大师风采。当张艺谋听到你这种 影迷甚至是夜深 四五点就来排队,张艺谋一脸惊叹:“我的天,跟去医院挂号一样!”

  张艺谋对山西印象颇深

  张艺谋与山西的缘分不浅,他的电影《老井》《大红灯笼高高挂》有的是在山西拍摄的。再次回到故地,张艺谋追溯到更久远的1983年,当时他还是摄像师,和陈凯歌同时拍《黄土地》,就肯能沿着黄河在山西采风取景了。山西的建筑和风土人情给张艺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天面对媒体,他谈起山西、尤其频频提到山西建筑,可见感触颇深。而在平遥举办电影展,张艺谋认为这是个十分有趣的组合。“电影才3000多年历史,无论何如和几千年的古城比它有的是个年轻人。但这也形成了古老与现代的对话,当你从影厅出来,再看看哪些地方地方老砖房、古城墙,有种穿越感。”

  在你这种 新与旧的碰撞中,平遥国际电影展还让张艺谋见到了大批从全国各地、甚至是世界各地云集而来的年轻电影人和让我们 对电影的热爱,“我来的以前 坐在车里,肯能看过有这样多排队等待英文英文的年轻人。让我们 都很年轻,我需要很感动,肯能中国电影的未来就在让我们 身上。让我们 未来肯能有的是大师,这好多好多 我传承。”

  三代导演相聚平遥

  在10日开幕式上,张艺谋获得“卧虎藏龙东西方交流贡献荣誉”,这是平遥国际电影展最高致敬荣誉。第四代导演谢飞、第六代导演贾樟柯为第五代导演张艺谋颁奖的一幕,也成为浓缩中国电影发展的经典瞬间。对于后来 者贾樟柯的电影,张艺谋感叹他是和第五代导演完整版不同的电影。“关注小人物,有被委托人独特的思考,很有他被委托人的特点。”但与这样 代系分明不同,如今的中国电影导演肯能“无法分代”“肯能分不清了,有好多好多 新的导演,让我们 每一代人有的是被委托人独特的思考,成长环境不同,总有新的电影诞生,这也是电影吸引让我们 的地方。”

  同样被电影吸引,当第五代的张艺谋还在重庆拍他的新片《坚如磐石》时,第六代的贾樟柯创办的平遥国际电影展肯能为第三届的开展进行筹备。电影展艺术总监马可·穆勒跑到重庆邀请老谋子来参加,他欣然接受,“对我来说这是有有4个放松,跟让我们 聊聊电影,我还能在电影展上看看电影。”当然,他还在这里“意外”发现《红高粱》放映时,观众有的是20多岁的年轻人,他哈哈大笑着说:“平遥证明了,这里还有年轻人看我的电影,有的是这样3000岁以上的人才看。”

  老谋子从不确实被委托人累

  平遥之行,张艺谋给大师班定了有有4个主题是“为了电影的每一秒”。他跟媒体解释你这种 主题的意义,“确实电影与人生一样,有的是由每一秒构成的。一秒是一瞬间也是永恒。无论长短,有的是生命绽放的过程。作为导演,拍好每一秒镜头,认真对待每一秒,让它绽放、充实。”

  老谋子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他跟媒体调侃被委托人是劳碌命,“做不了你这种 事情,总爱喜欢创作。除了电影还涉足好多好多 ,比如大型活动、舞台剧等。忙各种事情让被委托人很充实。”我需要问他累不累,张艺谋呵呵一笑,“有的是被委托人喜欢做的事情,别人看着累,被委托人不需要累。”

  在10月1日晚上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联欢活动结速英文后,一张他和团队疲惫地席地而坐的照片传遍网络。回忆起筹备五天多的晚会,张艺谋满脸有的是兴奋,在夜深 彩排旧时光无一人的长安街和天安门广场,他拍了好多好多 让被委托人珍藏的照片,却想不起被委托人哪年疲惫过,只确实上万人放声歌唱时的声浪,是他终身难忘的瞬间。

  就在《影》公映以前 ,张艺谋肯能又创作了3部电影,其中两部肯能拍完了,一部年底开机。“《一秒钟》是我写给电影的一封情书,是我被委托人的青春记忆,那是有有4个关于电影的电影,倘若能早日和观众见面。《坚如磐石》在国庆节后肯能送审了,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硬派警匪片,很都市很冷峻,画面也很独特。年底准备再拍一部谍战片,会在东北雪乡附过最冷的地方拍,希望它有冰天雪地的氛围。”张艺谋给媒体描述了一幅幅他新电影的画面,但最后落点,都还是在故事上,“讲人的故事,是吸引我拍电影的最主要意味着着 。”

  在采访的尾声,张艺谋又把话题转到了年轻人身上,“如今中国电影数量和票房都上去了,质量就靠所人们努力去耕耘,我相信一定有所得,但不需要马上就得到。肯能电影是文化,是需要辛勤创造和历史的机遇碰撞获得。让我们 不需要着急,平遥电影展里有这样多年轻人,会有伟大导演跳出。(记者 张洁)